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豫金刚石连续三年财务造假 两天股价大跌40%

发布日期:2021-01-12 05:04 作者:金宝搏

  2020年最后一日,证监会发出通报称,豫金刚石三年虚增利润数亿元,未披露对外担保、

  早在2020年4月豫金刚石业绩突然变脸时,便引发市场高度关注,豫金刚石真实财务状况才慢慢浮出水面。资金流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存在违规担保的情况,上市公司资金疑似被掏空,相关诉讼和仲裁案件多达64起。尽管多次被监管点名,财务信息明显疑点重重,而豫金刚石的股价就如同过山车一般,多次触及涨停板和跌停板,明显违背价值投资规律。

  新年“第一雷”豫金刚石继首个交易日跌停后,昨日再次暴跌20.09%,报3.5元收盘。

  2020年4月,豫金刚石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宣布因计提巨额存货计跌价准备等原因将2019年业绩快报发布的业绩修正为亏损51.51亿元。此前,公司一直宣称2019年预计盈利数千万元。豫金刚石因业绩突然变脸,引发市场高度关注,被质疑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结合对审计机构检查发现的问题,于4月对豫金刚石立案调查。

  2020年12月31日晚间,中国证监会通报豫金刚石信息披露违法案件调查情况,经查豫金刚石涉嫌重大财务造假。2016年至2019年财务信息披露严重不实,连续三年累计虚增利润数亿元,未依法披露对外担保、关联交易合计40亿余元。在上述期间,实际控制人还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3亿余元。

  受公告影响,证监会通报后的新年首个交易日,豫金刚石一字跌停20.07%,报4.38元收盘。1月4日当天,豫金刚石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暂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相关书面文件。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等相关规定,如依据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公司调整后的任意连续会计年度财务类指标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标准的,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目前公司存在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31日,沪深交易所分别正式发布退市新规,并于发布之日起施行。退市新规显示,公司披露的营业收入(或净利润、利润总额、资产负债表)连续两年均存在虚假记载,虚假记载的金额合计达到5亿元以上,且超过该两年披露的相应年度营业收入(或年度净利润、年度利润总额、期末净资产)合计金额的50%,即达到重大财务造假退市量化指标,公司会被强制退市。

  不过,根据证监会的通报,豫金刚石2016年至2019年财务信息披露严重不实。根据退市新规实施细则显示,新规施行后收到相关告知书的,以2015至2020年财务数据按照原规则标准判断其是否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2020年及以后年度财务数据按照新规标准判断其是否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对此,深圳市国亘财务咨询有限公司财务专家王耀武表示,豫金刚石涉嫌重大财务造假,实际控制人明显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已经触及重大违法事项。证监会公告称该公司2016年至2019年财务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按原退市规则执行的话,被强制退市的可能性还是较小,但是具体情况还要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果。

  从公司业绩来看,豫金刚石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51.9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4.81亿元。尽管大概率豫金刚石将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但由于其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超过一亿,尚未达到财务类指标退市标准。

  除此之外,2019年度审计机构对豫金刚石2019年度财务报表及财务报表附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保留审计意见涉及的主要内容包括担保及诉讼事项、抵账及资产减值、关联方及关联方交易、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证监会立案调查影响。截至目前保留意见事项暂未消除,若公司2020年度报表被出具否定意见或无法表示意见,公司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根据豫金刚石1月5日的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该公司在手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约500万元。2018年以来公司部分合作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存在断贷、抽贷或要求公司提前还款,融资渠道受阻,同时因诉讼事项,公司大部分账户资金、土地、对外投资股权等被冻结、查封,公司资金链紧张,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风险。

  证监会指出,“本案是上市公司长期系统性造假的典型案件,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性质严重,市场影响恶劣,将依法严肃追究相关单位和个人的违法责任。”豫金刚石的公开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共涉及68项诉讼和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50.4亿元,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然而根据新浪财经数据,目前豫金刚石的市值不过约41亿元。

  根据豫金刚石对诉讼事项进行梳理与分析,对印章使用情况及涉及非经营借款、担保案件审批情况进行核实,公司与牛银萍纠纷案件材料显示,资金流向控股股东;公司与张志军纠纷案件材料显示,公司为实际控制人借款担保。两起案件法院已扣划公司土地补偿款4400万元。同时因诉讼事项,公司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对外担保的情形,其中已经法院判决生效的案件14单,诉讼金额合计约13.12亿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净资产的76.25%。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豫金刚石并没有对外界披露提供担保和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的情况。2020年4月豫金刚石将2月底发布的业绩快报中的“预盈8040.34万元”修正为“亏损51.51亿元”。随后发布的2019年报中,年度亏损被定格为51.97亿元。净利润大幅亏损,豫金刚石称主要由于公司针对涉诉情况计提预计负债、部分诉讼形成损失,以及针对应收款项、存货、固定资产计提资产减值金额较大所致,但并未承认存在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违规对外提供担保的情形。

  对于豫金刚石2019年年报,独立董事尹效华、张凌及王莉婷均无法保证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此外,该年度财务报表及财务报表附注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截至目前保留意见事项暂未消除。

  2020年下半年豫金刚石多次被监管点名,但公司拒不回复相关问询函与关注函。2020年11月公司终于回复深交所承认存在资金被动流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和违规担保的情况。至此,豫金刚石自2020年11月4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豫金刚石”变更为“ST金刚”。

  然而2020年下半年来,豫金刚石股价的不断上涨与其基本面完全背离。在8月24日创业板注册制和20%涨跌幅实施后,该股从2.62元飙升至9月22日的7.18元。9月29日至10月20日,该股从4.29元飙升至8.52元。即使是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戴帽后,豫金刚石的股价依旧反复上涨,并曾多次涨停。

  王耀武表示,这样一家亏损严重的上市公司,股价却出人意料连续大涨,这样的涨幅明显不符合价值投资规律。由于会计师事务所并非政府机构或监管机构,实施穿透检查难度较大,限制较多,不可能无限度的穿透。如豫金刚石这样影响到了股票市场的正常交易,监管层将进一步严查背后的交易行为。


金宝搏
金宝搏